手机访问 m.liyunkm.com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网络小说 > 小姐,你们这里安全吗(8)

小姐,你们这里安全吗(8)

时间:2018-08-24来源:网络 作者: 习惯性洗澡

以上是我听到的童童说的话,我不解的看着她,她也在看我。哥,能送我回去吗?小茗让我给她看菜,我给忘了,都被人偷走了。童童额头上渗出了几滴配合的汗水,我大脑一片空白,点燃一支烟让自己平静下来之后,拉起童童的手。

走吧,我送你回去,顺便见见小茗。”“嗯,真是对不起了哥。童童点点头,其实你不送我也没关系的,我可以打车走。”“那好吧,你打车走吧。说完我转身要上楼,童童却拉住我的衣服:我胡乱说的,我害怕黑。”“黑有什么可怕的,红都不怕害怕黑?我冲童童笑笑。我和童童走到我家门口的羊肉串摊,一般这个时间出租司机都喜欢聚集在这里。我们这里是小城市,甚至没有正规的出租车公司,白天还好,按表走,一到深夜便可以讲价了。我走过去和头戴少数民族小帽子的哥们说笑,他是羊肉串摊的摊主,地地道道的汉族人,只是这样打扮比较有异域情调。

志国,不卖切糕了?”“哦,是小张,你再废话老子切你。志国凑了过来低声说道,别叫我志国,我的名字是撸克稀。”“撸克稀,给我来20串羊肉串,我带走吃。”“豪德,腻绍蹬~”(好的,你稍等)志国大声说道。

童童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拉住我的手说:看来这就是你战斗的地方了。我笑笑:是啊,我平时下了班就在这里战斗,很暴力的,你还是去找个出租车司机讲价吧。童童听话地走远,志国凑了上来:蛮不错的,很清纯,你妹妹?我笑笑没理他,接过羊肉串,掏出了10块钱给他。

算了,请你的。志国看着我的10元钱说。别,这多不好说意思啊。”“那好吧,你拿来吧。志国拿过钱,放在身后的箱子里,低头忙去了。

这么贵?那我不坐了。童童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却寻找不到音源。别撸克稀,我走过去,发现童童被几个开出租的大汉围住了,人性的本能和潜意识提醒我赶紧跑,但是从小接受的英雄主义教育却安抚了我那颗胆怯的心。你们要干什么?我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哦,小兄弟,你和这小姑娘一起的吧?过来过来。我走过去,发现他们不过是在价格上产生了分歧,顿时松了一口去,坦然正视着刚才和我说话的人。

你去打听打听,我们泰归出租公司一向是价格合理的,这小姑娘非说我们要加太高。大汉一脸委屈,我一阵恶心。

你们要多少钱?我问。你们是不是要去金星路那边?30块钱不多吧?我心想并不多,但对于童童这样一个初出茅房的小姐来说,确实有些不能接受:接一次客不过50块钱。

哥们几个,给我个面子吧,便宜一点,小姑娘没什么钱的,来,抽根烟。我掏出刚才许叔给我的那支烟,虽然已经皱巴巴了,但确实是好烟。别来这套,3030,不走就滚蛋。大汉推开我的手,烟掉在地上,大汉看了一眼,可能发现是好烟,又捡了起来。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呢?你信不信我到你们公司投诉你我对他怒目而视,强烈谴责。整个过程童童一直紧紧攥着我的手,给我平添了几分自信。我们人多,就得听我们的。显然谴责并没有让他屈服,他真是太可恶了。可是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童童不合时宜地卖弄了一句。呵呵。大汉也被逗笑了,在我们泰归,人数就是真理。

谈妥价格,还是30元,我决定再帮一把童童,告诉他车费我掏了。大汉叫来另一个大汉:老李,你走一趟吧?”“没问题,上车吧两位。老李笑眯眯地看着我和童童说。比起先前的大汉,老李显得和善了许多,但同时话也特别的多。

出租车上,我和童童静静地坐在后面,收音机在放着不知什么曲子,那个手声嘶力竭地唱着,但不论他多么用力,依然盖不住老李的洪亮的大嗓门。夜里开车就是舒服,不堵车。老李看着后视镜里的我们说。嗯,是。我无聊地答应着他,童童则干脆看着窗外,不说一句话。白天那个堵啊,直叫人想骂娘。这还是老李。那你就骂嘛。这是我。小兄弟说笑了,有客人在车上怎么骂啊,再说我也就是那么一说,其实堵车是帮国家做贡献呢。”“哦?”“你想啊,一堵车,车就费油,就要不停地加油,油钱贵得让人骂娘,加油烦得让人骂娘,堵车虽然也想骂娘,怎么着都想骂娘。这不是帮助国家经济发展了么。老李的娘娘腔让我一阵烦躁,干脆也转过头去,看着窗外。老李见我没有理他,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嘴却又张开了:小伙子,别嫌我话多啊,我们这行也是无聊,就是想找人聊天。”“嗯,我能理解您,师傅。”“嘿嘿,咱老百姓平时没啥正事,不就是吃饭拉屎聊郑智嘛~”老李憨厚地说着,况且,娘对你再不好,那也是你娘啊,哪能说骂就骂。我听完陷入了沉思,或者说是进入了梦乡。到了,您就在这停吧。我轻声讲李师傅从他的高谈阔论世界中拉回来,李师傅抱歉地笑了笑,我把30元给他,一开始他还不太好意思要,我一下子就明白这个价钱确实定高了,就当是花30元听了一路评书。不同的是评书引人入胜,李师傅引人入睡。

你看我这一路废话,打扰你女朋友睡觉了吧?李师傅边接过钱边说。我对于这个称呼很反感,幸好童童还没睡醒,我小声告诉李师傅:她不是我女朋友。”“哦!懂了懂了,嘿嘿你可得小心啊,现在严。李师傅说完习惯性地看了看周围,生怕有井茶冲上来将他当帮凶抓走。谢谢您了。我捅了捅童童,她揉揉眼睛问我是不是到了,我说是的。我们下了车,李师傅和那车很快消失在夜色中,我和童童站在路边望着远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车费!车费还没有给。童童想要跑过去追,被我一把拉住。我给了。”“这,这多不好意思,我下次接活还给你。童童认真地说。我心想你白和我做一次不就好了么,反正我有了钱也就是吃饭,嫖昌。那30元钱就当是给李师傅卖力说话的辛苦费,以及他给我的那条提醒。李师傅这一路没又白说话,起码得到了30元的报酬,比起有些人劳累一年却得到一张白条来说,李师傅幸福得像花儿一样。

回到加油站,旧地重游的感觉浮现出来,我拉起童童的手,走到门前,童童小心翼翼地开了门,却发现接待处灯还亮着。

还知道回来啊。二楞依然拿着个psp,饶有兴趣地玩着。正好,你回来了,我去和老板说一声。二楞把psp关机,起身要走。等等。我叫住二楞,他也很配合地停下脚步。你的psp,是破解的么?”“废话,谁买正版谁2b,还有,你来做什么?现在很晚了,不营业了。我拿起二楞的psp,严肃的告诉他:上次我看你的psp是最新版本的,不能关机,关了就得重新刷机了。二楞b不屑一顾地看着我:那又怎么样,你别以为一台psp就能把我栓在这,我想走,谁也拦不了,没错,我是一个psp玩家,但是我首先是一个拉皮条的!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liyunkm.com/xiaoshuo/27377.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