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m.liyunkm.com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网络小说 > 小姐,你们这里安全吗(11)

小姐,你们这里安全吗(11)

时间:2018-08-24来源:网络 作者: 习惯性洗澡

因为大家都没真本领。小茗喝完水,轻轻拉开门:我要吃饭去了,你也该上班了吧?你自己出去吧,你认识路的,要不要和童童打个招呼?”“你帮我说一声吧,我得赶紧去上班。我匆匆穿好衣服,夺门而出。 出了那扇熟悉的大门,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周围朦朦胧胧,晨雾使那熟悉的以前变得仅仅是似曾相识,我不知道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时间,能不能拦到出租车。我匆匆地在街上走着,周围不时飞速而过一辆车,呼啸着从我耳边经过,一时间我竟然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往马路内侧走了走,后来想想,没什么可怕,这些汽车虽然看似速度如飞,实际上不过几十码罢了,撞不到人的。想着想着,一辆出租车,准确的说是一辆黑车停在我面前。这辆车连车身都是黑色的,仿佛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非法运营一样。

哥们,坐车吗?司机探出头来,我顿时闻到满嘴的酒气。师傅好兴致,早饭就喝酒啊?我停下脚步,慢慢说着。哪儿啊,这是昨晚喝的。上车吧!没事,保证测不出酒精来,大早上起来的没人测。”“不不,我只是随便走走,随便走走。我赶紧又后退了几步。切,神经病。司机发动汽车,一下子就开到了对向车道上,马路中央没有隔离带,只是路中央画了一条一条苍白无力的线,或者说苍黄无力的黄线。好在那车迅速意识到了错误,加上清晨车辆很少,才没有酿成大错。我看到那辆车的左转向灯一闪一闪,随即便右转了,更加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上车是正确的。当我步行走到自己家的小区门口时,显然上班已经迟到了。

走进小区,周围很安静,几个晨练的大爷大娘正在舞刀弄枪,我赶紧远远地躲开他们,却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慢慢向我靠近,那身影越来越近,感觉却越来越小,走近一看,原来是狗影,是玲捣儿的主人溜玲捣儿来了。

由于前几次与玲捣儿的接触,我和它的主人也熟悉了不少,我友好地冲玲捣儿的主人笑笑,她也礼貌地和我打过招呼。我蹲下身又冲玲捣儿笑笑,玲捣冲我汪汪叫了两声,便不再理我。玲捣儿的主人有些尴尬,我摆手示意这没什么。它主人说玲捣儿一向这样的,我说我能理解。

当我和玲捣儿的主人讨论到早餐吃些什么时,不知从哪跑来一只野狗,和玲捣儿嬉戏到了一起,玲捣儿的主人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立刻从对早餐的渴望,变成对那野狗的厌恶,几步走过去,音量足以让远处的晨练武林高手们纷纷退出江湖,不再征战。哪来的野狗,不许碰我家玲捣儿!”“汪汪!玲捣儿见有主人撑腰,底气也足了,声音也红亮了起来。

那野狗好像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和玲捣儿打闹着。我看那野狗身上脏兮兮的,可见平日的生活并不尽如人意或者可以说是饥寒交迫也不为过,然而这样的狗和玲捣儿对打起来却丝毫不占下风,可见玲捣儿的身体也是金玉其外。

玲捣儿的主人,看不下去,解开拴玲捣儿的绳子,握在手里打向那只野狗,毕竟是以二敌一,那野狗就算是狗中的丐帮帮主此刻也是四爪难敌八手,几下子就窜到了不远处小卖部的房顶上,玲捣儿的主人气得破口大骂:你上房!你还敢上房!以后你上房一次我打你一次!你给我记住!野狗几下就跑不见了,留下玲捣儿和它主人继续骂着,骂得我一阵心烦,简单打过招呼,匆匆向单元门口走去。

我走着走着,发现眼前一团黑糊糊的东西骄傲地伫立在道路上,走近一看,是一摊粪便,可能由于时间的关系,已经开始呈青色。我望着这摊粪便,心里琢磨它为什么是青色的,为什么它是如此的与众不同,甚至让我停下脚步来观察它。这摊粪便仿佛是有了生命一般,高昂地仰着它的头,展现着他的不平凡,坚强地在道路的中心,像是要阐述自己观点一般,像是要告诉其他的粪便,粪便也有过上没好生活的权利,它不甘心像其他粪便一样,只配被人踩在脚下。

我不知它能否追求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我还是下意识地绕开了它,虽然它是青色的,虽然它是那样的孤傲,但它毕竟只是粪便。我绕过它不久,身后传来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和撕咬声,我回头一看,这青色粪便果然没有走上其它粪便被人踩烂的老路,而是成为了玲捣儿嘴里的食物。玲捣儿的主人追上来时,玲捣儿已经意犹未尽地坐在那里享受了。我想那青涩的粪便固然骄傲,固然与众不同,可它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以至于难逃被玲捣儿吃掉的命运。其它普通的粪便虽被人踩,可是毕竟还活着,虽然活得辛苦,但比起眼前这青色粪便来说,或许它们才是幸福的。玲捣儿吃完青粪,摇摇尾巴,冲我叫了两声。我点燃一支烟,想扔给玲捣儿一只,但玲捣儿毕竟是只狗,它吃了吃饭睡觉拉屎撒尿,怎么会抽烟呢?想想我便收起了烟。玲捣儿不解地看着我,显然我刚才这一套心理活动玲捣儿并没有读懂。玲捣儿的主人几步赶上来,又冲我笑了笑,说了句玲捣儿回家吧。就带着玲捣儿消失在我的视线。

原来玲捣儿是听得懂人话的,玲捣儿只是不会说人话罢了。

我走进楼道,玲捣儿的主人身在电梯里,见我走过去忙伸出手,帮我挡住了正在合上的电梯门,不料那电梯因为设备落后,夹了她手一下,她赶忙把收手收回去,可是电梯门这时却又打开了,看来玲捣儿身边的人随时都处于危险之中啊。

真对不起,没夹疼你吧”“没事,都赖这电梯门。”“嗯,谢谢你了。我抱歉地冲她笑笑。这电梯门太硬了,夹得我还挺疼的。”“这也许就是加疼硬之手吧。我说。什么手?”“没什么没什么,你几层?我帮你按。开电梯的小姑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玲捣儿的主人,开口说道:争个p啊。说完便迅速按下了两个按钮,留下尴尬的我与玲捣儿主人面面相觑。我不知道夹疼硬之手有没有给玲捣儿的主人带来快感,不过从她的表情上来看,或许她是有点享受的。我下了电梯,玲捣儿的主人冲我说了句慢走,我停住脚步,思考着怎样回答这个寓意颇深的慢走,当我想好时,回头发现电梯门已经关上了,从里面传来几声汪汪,想必是玲捣儿的声音。往往你苦思冥想出一个优美的句子或是独到的见解,换来的只是几声狗叫。走进我的家,一个熟悉到我闭着眼睛都可以正确的找到桌椅,床,甚至从冰箱里分出啤酒喝饮料的位置的地方,我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我想到了上班,但是想想完全没有必要,首先我已经迟到了整整两个小时,我不喜欢两件事,迟到和挨骂。可是迟到了就一定会挨骂。我打电话给经理,准备告诉他我今天不去上班了,电话接通后,我的心情突然紧张到极点,那情绪就想小时候学家长的声音打电话给老师撒谎请假一样,只不过那时老师只是疑惑地问上两句,便不在多言,而长大之后,我们成为了家长,却不能再以家长的口气和单位领导请假,因为你终于长大成为了爸爸,却发现领导们成了爷爷。喂?”“经理啊,我是小张。”“哦,你有什么事吗?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liyunkm.com/xiaoshuo/27377.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