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m.liyunkm.com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网络小说 > 小姐,你们这里安全吗(10)

小姐,你们这里安全吗(10)

时间:2018-08-24来源:网络 作者: 习惯性洗澡

你可以在这里睡觉,不收你钱,但是你要陪我聊天,才让你睡。小茗眨眨眼睛。你有毛病啊,我陪你聊天,我还怎么睡觉?”“怎么不能,一边睡觉一边说话啊。小茗摆出一副理所当然却又让我难以理解的表情。你见过谁一边说话一边睡觉的?”“来我这里的很多客人,很多领导都是睡着了以后还说个不停,内容都可有趣了,什么害怕这个躲着那个的,我就一边听一乐。小茗说着说着笑了起来。我又不是领导。”“那你是什么?小茗伏在我身上,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我是学生,你看,我像不像个学生?我撒了个谎。

小茗上下打量了我,又看了看我的钱包,点点头:嗯,我信,你挺像学生的。”“就是嘛,现在我要睡觉了,明早见,不,明天我要上班,起的比你早,那就下次有缘再见。说完我转过身,却一把被小茗拉了过来。学生更要陪我聊天了,学生最爱乱说话了。小茗看着我,身体又趴了过来。你骗人,你不是学生对不对?小茗忽然做起来,很认真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的?”“学生怎么还会上班啊?你说漏嘴了吧。

我一边埋怨自己的不小心,一边埋怨小茗的细心。本来想如果是学生的话,也许能给个学生价,但是很快就被小茗识破了。不过仔细想想,如果小茗认真起来,要看我的学生证,那我便无可奈何。学生一定要有学生证,哪怕你背着书包,带着红领巾,没有证就不能证明学生的身份。这就想现在的残疾人,哪怕真的断手断脚,或是耳聋眼瞎,只要没有残疾人证,一律按照正常人对待。我想这是我们社会一种崭新的送温暖形式:让没有证件的残疾人朋友们享受正常人的待遇,从而从心理上消除他们的自卑感。这不得不说是一伟大的政策,也是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毕竟现在大家都讲求证件,而不是证据。

你对学生挺了解的么。我对小茗说。那是,我经常接待学生,他们又没钱又想要最好的服务,很烦人。”“怎么会?现在的学生很有钱的,家里条件都不错啊。”“还说呢,就因为条件好,一个个飞扬跋扈的,而且经常是上阵父子兵,完了事不给钱,一要钱就把父亲谁谁谁搬出来压我们。”“你可以选择不接待。”“我们这行没得选择。小茗说完又要开一瓶啤酒,我赶紧拦住了她

我在小茗的大床上翻来覆去,天空已经渐渐发亮,我透过那毫不遮阳的廉价窗帘,仿佛看到外面的天空,尽管这里的天是灰蒙蒙的,但在我心中却一直保持着那份蓝色。小茗喝了许多酒,却丝毫没有睡意,依旧缠着我说个不停,我想起今天还要上班,努力地盖住被子,让自己赶快睡着,可是小茗的声音却反复不断地穿透被子穿透一切,传进我的耳朵里,我忍无可忍,一把将被子掀开,小茗正在睁着大眼睛看着我。

我知道你一定睡不着,你看,主动找我聊天来了吧。小茗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微笑地看着我,此时我再也顾不上礼貌教条或是风度,指着小茗的鼻子大吼:聊你mb,滚出去!你给我滚。可能是我的粗话和相貌是在太不般配,小茗惊讶地看着我,随进习惯了似的又笑了笑:这里可是我的地方,你为什么要我滚?

我有些后悔对小茗大喊大叫,语气缓和了下来:严格的说,这里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所以你自认为是你自己的地方,其实你只是有使用的权利,你并没有拥有它,你是服务行业的,更应该深深明白这个道理。那你说,既然不属于我,那这地方是属于谁的?我没好气地看着小茗,心想给她将这些道理如同对牛弹琴一般,我拉开窗帘,天边已经微微有些红色,我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小茗:这里是属于太阳的,我们都是在太阳的包围之下生活,全部都是属于太阳的。”“胡说些什么呢?我看你没喝酒,反而醉了。小茗赌气似的转过身去,不再理我。

为了远离小茗,我下意识地翻了个身,以为自己就要从床上滚下去,猛地回手拉住了床单,却发现距离边缘还有很大的距离。

你的床够大的啊。我下意识地说。小茗听到我主动说话,很兴奋地转过身来,点点头:是啊,我喜欢特别大的床,睡着舒服,而且---”“而且什么?”“而且可以容纳2个人以上。小茗有点不好意思。我心想不就是3p嘛,身为小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可是想到小茗连接吻都不愿意,她一定是一个刚烈的小姐,一个纯粹的小姐,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还立了牌坊的好小姐。

我一般接待学生比较多,他们花样来的多一些,而且没什么钱,两个人一起上比较实惠。小茗平静地说。

那你的大床就刚好派上用场了么。”“是啊,学生都喜欢往宽敞的地方跑,还喜欢扎堆。小茗说,其实我们都不喜欢接待学生,特别累,而且总喜欢给我讲道理,就跟他们读过多少书似的。

我感到小茗的声音越来越小,或许是我睡得越来越熟的缘故。

咚咚咚,正当我沉沉睡去时,门像是犯了错误般被人狠狠地瞧着,灵活的小茗一下子跳下床,带动的余震把我从床上弹了起来。小茗的动静很大,虽然只是小小的余震,在我感觉来却像是有人把屋子颠倒过来一般,好在我是身处领导经常光顾的地方,这里的抗震工作做得一定好。

门打开,我看到是二楞,二楞看到我又是一愣,可能他以为我应该出现在童童的房间才对,二楞走进来,看到我穿着裤子,又愣了几下。

起床吃早饭了,快点,晚了就没饭吃。二楞看着小茗,又看看我,不只是对谁说着。你们这里还管饭?多少钱?我也坐起来,被二楞这么一闹,困意全无。没和你说话,小茗出来吃饭吧,快点啊,吃晚饭还要上课呢。二楞说完就重重地关上门,留下我和小茗面面相觑。

他刚才是不是说上课?我不解地问。嗯,每天早晨要上课。”“上什么课?”“数学语文,天文地理,乱七八糟无所不有。小茗一边穿好外衣一边说,提高知识水平,才能挣更多的钱,但其实这是表面文章罢了,有大钱的人一般都没知识,不过也难说。小茗很快穿好衣服,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床单,倒了杯水开始喝。

谁给你们上课?”“二楞。”“他?他行吗?”“比小看二楞,他可是我们领导,学历最高的呢。”“谁让他党领导的?”“内定的。”“内定?你们这小破地方也内顶啊?”“这你就不懂了吧?越是乱地方,越是破地方,越是要内定领导干部,不然我们就该打起来了。”“内定就不打了?为什么不平真本领上岗?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liyunkm.com/xiaoshuo/27377.html
    ------分隔线----------------------------
    var thisUrl = document.URL; var myStr = thisUrl.split( "/" ); var num = myStr.length; if(num < 6){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