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m.liyunkm.com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悲情采珠丁(2)

悲情采珠丁(2)

时间:2018-10-17来源:大众文摘杂志社 作者: 张国心

欲贪天功

采珠本来就是步步凶险的行当,死个人一点也不稀罕,所以小哈库失踪依拉哈并没有当成什么大事,叫他焦灼不安的是采不到东珠。正当依拉哈急得团团转时,一条快船直奔他的珠轩达大船而来,靠在了大船一边。上了大船的三个人,一个是打牲衙门的领催,另两个是朝廷内务府的选珠官,他们是来验收东珠的。依拉哈哆哆嗦嗦地把所采的珠子呈了上来,三个人的鼻子差点都被气歪了。领催大怒:“一个秋天你就采了这么几颗小珠子,你是不要脑袋了不成?”依拉哈磕头如同鸡啄米,领催正要拿他治罪,小哈库上了大船,怀里抱着大河蚌。依拉哈骂道:“你抱块石头来干什么,滚!”一个朝廷珠官摆手大声喊道:“停,拿过来本官看看。”哈库怯生生地来到珠官跟前,珠官狂叫道:“呼其塔蚌,呼其塔蚌!”

呼其塔蚌是传说中的神蚌,这种蚌多含大珠。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见过这种大蚌了,听说哈库拿来的是呼其塔神蚌,领催转怒为喜,和珠官一同上了岸,把大蚌投入装满热水的大锅里,大蚌沾到热水立刻张开了嘴,珠官娴熟地将一把钢刀插进了蚌身里,呼其塔神蚌被剖开了,三颗如同红枣般大小的珍珠映现在眼前。领催和珠官欢喜若狂,领催和朝廷的珠官满意而归。

呼其塔蚌的出现也让依拉哈脑洞大开,传说有呼其塔蚌就有蚌城,于是他就叫来哈库,问呼其塔蚌是从哪捕来的,说出来有奖赏。怎奈依拉哈软硬兼施,哈库就是不说实话。依拉哈再也忍不下去了,露出了狰狞面目。这天他把小哈库绑在了桅杆上,拳脚交加,狠狠地威逼道:“你要是再不说出呼其塔蚌从哪来的,我就像宰河蚌一样给你开膛破腹,扔在大江里喂鱼!”小哈库宁死不屈,依拉哈气急败坏。突然有人来报,打牲衙门的快船来了,他赶紧去迎接,原来送来了当朝皇上的圣旨:珠丁哈库找宝珠有功,赐为珠轩达,依拉哈平庸无能,贬为珠丁。

珠丁绝路

十三岁的小哈库当上了珠轩达。在其他珠丁看来是少年得志,可小哈库却一点也不高兴,一是他根本就没想当这个官,二是当上这个官就招来了大祸,因为圣旨上还写着,务必在一个月内再采和那三颗宝珠同样的正珠九颗,不得有误。哈库知道蚌城在哪里,采九颗正珠并不难,可他已经跟白须老者发过誓言,决不能言而无信;但圣旨无情,如果不能按期完成皇上钦定的采珠额数就是抗旨,抗旨就要坐牢甚至杀头,老阿玛也要受到牵连。夜深了,小哈库一个人孤独地坐在船头上,可怜无助。这时他突然发现在朦朦胧胧的江面上有一条小船无声无息地飞快驶来,是阿玛,哈库热血沸腾,一纵身跃上了小船。

阿玛掉转船头,又无声无息地飞驰而去。阿玛只顾奋力摇橹,也不说话,一直把船靠了岸,他才回过头说:“我听打牲衙门里的人说,西洋人非常喜欢你采的那三颗宝珠,慈禧太后为了讨好西洋人,夸下海口,许诺送给西洋人九颗同样的珠子,所以才赐你当珠轩达。孩子,这是绝路啊,所以我偷偷跟着传圣旨的快船来牤牛滩找你。”

小哈库扶着阿玛在山林里走了很长时间,来到了一间孤零零的草房前,这竟是白须老者和塔娜的家。阿玛轻轻拍了拍窗说道:“老伙计,我来了。”门开了,“是你,图尔迈!”两个老人紧紧抱在一起。塔娜也迎了出来,拉着哈库的手高兴地说:“小阿哥,你总算来了!”“你们认识?”图尔迈问。“阿玛,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哈哈哈,说起话长啊。”

哈库这时才知道,白须老者原来也是打牲衙门的珠把式,和阿玛是情如手足的好搭档。有一年塔娜阿玛酒后对朝廷珠官言语不恭,被除丁籍。离开丁营时,阿玛把整整一年的工银全塞进了他的口袋。塔娜阿玛在这深山老林里居住下来,靠捕鱼打猎糊口,女人晚年怀胎,分娩时难产,孩子生下来了,人却去了。阿玛每隔三五年就会来看望一回。一次打鱼时,塔娜阿玛偶然发现了蚌城,本能大发其财,但他却守口如瓶。是老天注定的缘分,父女俩无意中把哈库捡回来,老人破例把哈库领到了蚌城。

“老伙计,我们爷俩被逼没路走了,投你来了。”“巴望不得啊,江里有鱼虾,山里有百兽,饿不着我们,虽然清贫,但日子消闲。你的腿怎么样了?”说着塔娜阿玛拿过油灯来查看图尔迈的伤情。图尔迈一愣,接着笑道:“什么事也瞒不过你的眼睛!朝廷的王公贵族吃喝玩乐,却让我们珠丁恶浪里卖命,我不想再当水鬼了,就用石头砸断了腿。哪想到,花钱捐官的依拉哈不肯放过我,竟然拿小哈库顶缸,差点把孩子害了。”小哈库如梦方醒。从此,两家人成了一家人。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liyunkm.com/mingjian/27689.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