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m.liyunkm.com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鬼盅

鬼盅

时间:2018-08-27来源:大众文摘杂志社 作者: 秩名

张忠献宝

明朝天启年间的一天,永州城的薛知府正在房间饮酒,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他向外一看,只见马捕头正带着一个相貌清秀的年轻人向这边走来。薛知府此时已有八九分醉意,见年轻人怀中抱着一个精美的礼盒,不禁喜上眉梢。年轻人见了薛知府连忙行礼:“小民张忠是城南张记瓷窑的老板,今天来见大人是来献宝的!”说着将礼盒高高举过头顶。

薛知府一听来了兴趣,问他有何宝贝?张忠嘿嘿一笑,将礼盒打开了。礼盒打开的一刹那,薛知府的眼睛一下瞪圆了,盒子里竟装着一只外形精美的酒盅!这酒盅红似朱砂,温润如玉,上面画着的那舞姿曼妙的美人,栩栩如生,定睛直视,那美人就像活了一般舞动起来!

薛知府一生中有两大爱好:一是饮酒;二是把玩酒具。远至夏商,近至本朝名作,各种精美的酒具薛知府收藏了整整一屋子。张忠带来的这酒盅虽精美绝伦,可与薛知府收藏的宝贝相比,并无太大优势。

见薛知府摇头,张忠笑道:“大人有所不知,我这酒盅名叫鬼盅,它有其他酒具无法比拟的三大妙处!它不仅具有醒酒、绵酒的功效,而且可以使人千杯不醉!”

 “千杯不醉?”薛知府有些不信。

 “大人若有怀疑,您可以试一下啊!”张忠说着将酒盅双手献给了薛知府。

薛知府半信半疑地将酒盅斟满,饮了一小口,他的眼睛就瞪圆了,接着闭目回味起来,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突然叫道:“奇了!”薛知府今天饮的是最烈性的关东老酒,平时饮它冲劲儿十足,可刚才用鬼盅饮此酒,那股冲劲儿竟不见了,而且那绵软入喉的感觉就像是仙女在用她的纤纤玉手抚摸喉咙一般舒服。

就在薛知府尽情享受这一美好感觉时,他忽然发现昏昏沉沉的头清醒了不少!鬼盅能绵酒、醒酒的功效展现了出来,难道它真还有千杯不醉的神奇之处?

马捕头平时不饮酒,外号叫“一盅醉”。薛知府斟满一大盅酒让马捕头饮下,马捕头一开始有些不乐意,可接连饮下两大盅,他竟无半点头晕的迹象!以往他可是一盅酒就会头晕目眩,腿脚发轻的。见马捕头无事,薛知府又接连斟了十几盅让他饮下,真是奇了,马捕头不仅没醉,而且越喝越有味,看那享受的样子,哪像是不爱饮酒的人啊!

薛知府惊喜不已,忙问鬼盅的来历。

张忠祖辈就是做瓷器的,他说他带来的这只酒盅是祖上传下来的。几日前他得知薛知府要参加“品酒赛”,特地前来献宝,希望薛知府能够在大赛中胜出夺冠。

 “品酒赛”是由薛知府发起的,受邀者有地方名流,也有各州府县衙的官员,这些人都是“爱酒人士”,大赛的目的就是评出最能喝酒的人。可请帖发出后,薛知府就后悔了,因为他暗中得知有几位官员堪称海量,尤其青州知府,人送雅号“千杯不醉酒中仙”。薛知府是个不服输的主,处处争名好胜,如果得个很差的名次,他“千杯不醉酒中圣”的名头可就名誉扫地了。

如今,有鬼盅相助,在“品酒赛”中拔得头筹,胜算可是大增啊!

一举夺魁

薛知府是个明白人,他知道没人会无缘无故拿自家宝贝送人的。于是,便问张忠的目的。

张忠犹豫一番,干脆道出实情。薛知府的侄子薛桂,看中了张忠的瓷窑,张忠不卖,他便前去捣乱。张忠只是个平头百姓,他哪敢跟官斗啊?没办法这才来献宝,请薛知府出面给自己讨个人情,不要让薛桂再去闹了。

这样简单的要求,薛知府只要一句话就解决了。其实薛桂四处购买经营很赚钱的店铺都是薛知府背地里指使的,店铺赚钱,老板自然不卖,可薛桂隔三差五就去捣乱,老板们都只好在薛知府这里使银子解决问题。薛知府看着鬼盅,心满意足地一笑,答应了张忠的请求。

五日之后,“品酒赛”如期举行。来参赛者足有百人,他们分别坐下,薛知府上台将比赛规则说了。大赛分为两个环节:一是斗酒具,参赛者将心爱的酒具摆放到斗酒台上,然后由专人贴上号牌,最后大家进行匿名打分评出前十甲;第二个环节是比酒量,参赛者皆以“海量”著称,如今逢此盛会自然要斗个高下,每位参赛者发十坛美酒,时间为一炷香的时间,谁能将酒喝得最多且不醉为获胜者。最后将两轮得分进行总和,谁得分最多便是这一届的“酒状元”。

薛知府为了赢得胜利,在参赛之前对酒具进行了严格的筛选,最后关头,他还是选中了张忠献给他的鬼盅。他发现自己与鬼盅对视之时,鬼盅就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能够牢牢吸引住他的眼球,那活灵活现的美人图案更是让人拍案称奇。

参赛者经过一个时辰的观赏,最终评出了前十甲酒具,让薛知府开心的是,得分最高的那件酒具正是他的鬼盅!

第一环节中,青州知府以两分之差输给了薛知府,第二环节可是青州知府的强项,薛知府看着大腹便便、胜券在握的青州知府不禁有了小小的担心,他真怕今天鬼盅失灵。随着一声响亮的锣声,第二个环节开始了。

各位参赛者各展其能,有的小口抿,有的大口灌,四坛酒下肚后就有一大半人趴在了酒桌上或者钻到了桌下面。又两坛酒下肚,参赛者只有青州知府和薛知府在较劲了。薛知府斜眼一瞅青州知府,他已经喝下了七坛,可脸不红来气不喘,一口一口灌着,那样子就像是在喝白开水。

薛知府因为用鬼盅饮酒,自然也无醉意,可他人矮体瘦,喝了七坛后就撑得慌了,他不禁瞪着青州知府暗骂起来:“老家伙,你快点醉啊!”也不知是咒骂起了作用,还是青州知府已经饮到了极限,刚才还气定神闲的他又喝了两坛后,脸红得竟像猴屁股了,随着“啪”的一声响,青州知府就因“醉酒”耍起了酒疯,当着众人的面把酒坛给摔了个粉碎。

薛知府咬紧牙关,努力敞开肚皮喝下了第九坛,随着一声饱嗝,他再也喝不下去了。虽然两人喝得一样多,但是因为青州知府醉酒,这一关又是薛知府获胜。两个环节的分数一加,薛知府以大满贯收场,他如愿以偿,赢得了本次大赛的“酒状元”美名。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liyunkm.com/mingjian/27387.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