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m.liyunkm.com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鲁子荣怒打小白龙

鲁子荣怒打小白龙

时间:2016-03-14来源:故事会 作者: xiao1050194998

    明朝正德九年,广西桂柳一带有位富商名叫万陵广,效仿信陵君,广结天下人,门下门客甚众。门客三教九流,多数门客混吃混喝,万陵广也不在意,只当做招揽人才的一种手段;能人异士多也来投靠于他,有落难来投靠于他的,万陵广总是大方款待,而他们也尽力为万陵广做事,也有盼望他名声而来的,都有一身好本领。  

    鲁子荣,贵阳巢安县人也。五年前只因上山砍柴不小心放火烧了山上的林子,害怕被官府抓住砍头而连夜外逃,逃至广西桂林,听说有个富豪万陵广,愿结天下英雄,就想去投于他。万陵广一见鲁子荣,以为有侠客气,自然留在府上,好酒好肉招待,不在话下。

    冬至将至,桂林虽不甚冷,却也寒风袭袭。万陵广和众门客狩猎回来,所获颇丰,有野鹿、獐子,山猪,野鸡。万陵广吩咐厨房宰杀打猎所获的野味,用来招待众门客。酒过三巡,大家喝得高兴,有人提出以舞剑助兴,万陵广击掌附和。一个瘦高的汉子舞了一回,威舞有力,大家击掌欢呼,方罢,又有两个两个红衣汉子上来对舞,果然精彩。舞到精妙处,万陵广大声称好,手举两杯酒来给他们饮,道:“两位武艺高超,陵广大开眼界!”,一红衣汉子饮罢:“子荣哥哥那才叫好武艺呢,我们算的什么?”众人也称是。万陵广今曰也想再瞧开山将武艺,忙举酒邀鲁子荣来舞剑,道:“子荣兄弟,劳你舞一回剑如何,也叫众人一睹开山将神艺!”鲁子荣站将起来,你瞧他,身高九尺,合抱的雄腰,穿一缀葛红袍,脸黑如炭,满脸剑髯,抱拳道:“洒家今因昨晚挂念家中兄弟,一宵未睡,今未和大官人同去狩猎,真为烦闷也,舞剑正好找点兴头。”万陵广欣然,命奉上葛龙剑。鲁子荣接了,舞将起来,风声大作,隐隐有雷声,又如万马奔腾,众人击掌欢呼,万陵广频频罢饮。看到酣处,鲁子荣将剑掷地:“此剑为闰中女子使用,洒家使起来真煞^劲也,待我取锤来。”万陵广急命去鲁子荣房取子荣的黄金大锤来。一会,兄见四个门丁扛着一把大锤来,气喘不己,一人道:“这锤少说也有五百斤,没有万斤的力量,如何使得动!” 

    鲁子荣右手持锤,众人见他宛如神仙一般,都禀气凝神。鲁子荣仰天展望,舞锤起来。风雷激激,狮吼虎咆,一锤使得鬼神惊。好个开山将,你看他,形如宝塔红袍展,金锤舞起千重影,张飞不敌惭羞愧,元霸重生空唉叹。呯,鲁子荣一锤砸碎一只石狮子,众人大惊,万陵广笑道:“少倾,此地平矣!”众人也笑。鲁子荣向众人作个揖便即归座,把锤倚了。万陵广命人赐一条熟猪腿给鲁子荣,鲁子荣谢了,擀开猪腿大嚼起来。夜渐深,众人便散去了。

    次日,鲁子荣起床,洗漱完来到后园。正行走间,见有个仆役过来,递给他一封书信。子荣问是谁寄来的,仆役说不知,便告退了。鲁子荣展开信,只看得全身颤抖,热泪盈眶。晚上便来向万陵广告辞,万陵广惊讶道:“子荣兄弟何以偬忙离去?”原来,五年前,鲁子荣和一个初来巢安县的故交在酒馆饮酒,听到一个女子喊饶命声,鲁子荣抢将过去,见是一个本地恶霸因调戏女子不成反被苛骂而恼羞成怒,对女子动起手来。鲁子荣见这人无赖放刁,一拳打得他撞碎一张桌子,那人见是开山将,哪敢还手,连滚带爬的溜出酒馆。只是他怀恨于心,设纵火计陷害鲁子荣,鲁子荣却误以为是自己不小心走了火,怕被捉拿坐牢,便远走他乡。官府追查不获,却因去年那调戏妇女的恶霸因杀人夺财,被捉拿入狱,不曾想供出了几年前回望林大火一案乃他所为,被凌迟处死。鲁子荣的弟弟得知后,喜不自胜,后来遇到一个从广西来的客商,听他谈起家乡事物,说到一个猛汉,身纹九龙,满脸剑髯,酒量大如牛,好打抱不平,以为是哥哥,便写一封信托这位客商带给这个猛汉,不想竟真是鲁子荣。鲁子荣喜不自胜,万陵广叹息连连,但好汉行遍天下,岂可强留?便备三十两银子,亲送鲁子荣十里方回府。

    鲁子荣自收到家中来信,和万陵广痛饮一天后便告辞了。这天行至广西弓马县,天下起蒙蒙细雨,鲁子荣来到镇上买了把油伞,却不歇息,又走了三十里路,夜渐深了。鲁子荣望见松树林下有座破庙,便过去歇脚。庙破烂不堪,是供奉太白金星的观宇,却也可避雨。鲁子荣把行李放在墙边,倚了铁锤,吹干净地板,坐下来倚在墙上,盯着破败不堪的太白金星像,哼了一声,也觉得他落难至此,也比自己好不到哪去。鲁子荣摸出两张大饼,慢慢嚼起来,只觉得神倦困乏,一会便呼呼大睡起来。

    鲁子荣坐了起来,见雨竟然越下越大。正感烦闷间,忽见庙门外走进一个人来。只见他撑着一把破油纸伞,全身湿透了,鲁子荣瞧他脸,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两颊突起,形容枯槁,身材瘦长,右手拿着一把破伞在拼命抖水,像个痨鬼一般。那人见了鲁子荣,跪下哭道:“大侠救小人一救,大侠救小人一救!”鲁子荣唬了一跳,大声道:“你我都没见过面,如何来求我救你,你有什么事要求人救命?说出来,洒家见你可怜,可是被恶人欺凌了?”说着握紧了拳头,弄得劈啵响,嘴里哼了一声。那人见鲁子荣为之愤愤,惊喜不己,急忙又磕了几个响头,鲁子荣伸出手往他腋下轻轻一托,抬起他的身体,道:“洒家生平最见不得别人下跪,别跪了。”那人连连说“是。”鲁子荣摸出张大饼,塞了给了,道:“唉,洒家最见不得别人哭哭啼啼的,你有何事求于洒家,且说出来,来,边吃边说罢。”那人噙着泪水,哽咽道:“小的今天得幸遇见大侠,还盼大侠出手救救我这个苦命的人。”鲁子荣道:“何人敢欺压于你,你且说来,叫他吃我一记铁锤。”那人泣道:“是。”

    那人道:“小人姓石,叫石董农,三年前小人一家老小被人害死,小人自被他害死后,更被囚禁于此,常常受到他的鞭打。”鲁子荣见他说的认真,倒担心起来。石董农见他惊怒,接道:“大侠,其实我现在己死,灵魂被囚禁于此,不得离去,受此煎熬,今天见大侠到来,是上天给了小人一线希望,是以小人托梦给您,盼望你解脱了我的苦难。”鲁子荣也曾遇到鬼怪之事,不想今天又碰上,却也不觉怪异:“世间有人受苦受难,想不到你死后仍然不得解脱。这恶汉是什么搓鸟,竟敢如此欺压良善?”石董农叹了一声,怔怔的摇了几下头,才道:“害死小人全家老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小人的妹夫。六年前,小人家住在广西坪山县,小人有个妹妹,当时正好十七岁,漂亮动人。后来她结识了叫林其书的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和小人的妹妹相识不到三天便冒昧来小人家向家父家母提亲。小人父母见他来的冒昧,自然不答应,且还动了怒,把他赶了出去,不准他们再见面,但小妹好像被他施了法似的,说今生今世非此人不嫁,最后还闹上吊,我们发现时她己经奄奄一息了。小人父母没办法,只好由着他们。”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liyunkm.com/mingjian/19642.html
    ------分隔线----------------------------